主页 > 专家观点 >

乘着制造业的东风:创达特立志撑起中国芯

时间:2016-03-06 12:08

来源:中国通信网作者:admin点击:

10月17日消息(张月红)很显然,手机芯片市场的风云变幻夺走了几乎所有的业界目光,今年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》获批,国家投入1200亿人民币投资基金扶持中国半导体产业,这样的大动作让更多的人关注起海思、展讯、联芯等国内IC设计公司的成长与发展。

但那边,耕耘固网通信芯片市场的也有一些不错的企业正在成长起来,比如说创达特。

做半导体是个慢行业

2006年至2012年间,在硅谷刮起了一阵留美高材生回中国创业的热潮。一方面北美因金融危机受挫,而中国高速增长的GDP代表着这里是投资热土。

在硅谷从事DSL芯片开发的留美博士谭耀龙,也在2006年拿到了投资机构Bigwood Capital的一笔资金,决定回国创业。

谭耀龙的初创团队在苏州工业园区注册成立了创达特公司,并着手招聘人手、建设团队。创业之初的困难非常多:

乘着制造业的东风:创达特立志撑起中国芯
苏州创达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谭耀龙

“我觉得当时在中国做半导体,前几年根本就不是在做产品,我们刚回来的时候就是在培养人,国内的半导体人才在2006年和2010年那段时间,基本上是空白的。”回忆创业之初,谭耀龙很是感慨。

一直到2007年,公司也才十二三个人,做VDSL 2芯片,当时的员工,没有一个人是有芯片、通信算法从业背景的,人都是在公司一点点成长起来的。

目前创达特已有近140人的规模,并在南京和上海和北京设立了分支机构,公司的核心团队是2009年以前跟公司一起成长的一批人,谭耀龙一再强调人对于半导体公司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。

现在创达特在苏州工业园区里,是运作的比较成熟的一家半导体企业,有自己独立的市场空间,发展比较顺利。

半导体产业,是一个需要积累的慢行业,需要技术积累、工艺积累,投入高且生效慢,这是一个典型的高风险,高投入,当然也是一个高价值的产业。同时它也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产业,讲究术业有专攻,有经验的工艺技师十年职场经验也只是一个起步,人才的储备和积累需要时间才可以解决。

“做半导体公司是很砸钱的,但这个技术是有价值的。”尤其是在设备制造这块,如今硬件设备已经演变成制造成本的竞争了,不再具备技术上的致高点,真正的核心价值在于芯片。

但它需要投资人了解半导体公司的发展模式,需要投资人具有战略眼光,苏州创投集团也就是今天的元禾资本,一直相信谭耀龙和他的团队,认可创达特专注的以固网通信芯片为主的市场,支持他和团队不断在这块市场一点一点的积累、沉淀。因为创达特立足国内市场,随着国内的资本力量起来,这时候已基本把早期国外的股份都收购了,变成了一家国内企业。

谭耀龙说:“移动通信这几年很火,但我们没有动摇一点方向,我们只做我们最精、最擅长的事情。这样你和投资人沟通好你的理念,他们也会比较容易支持你往这个方向走。”谭耀龙博士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,曾获多项国际专利,开发了世界首台基于多输入多输出信号的DSLAM原型产品、VDSL1 QAM的集成电路芯片。作为国际通讯专家组成员,他参与了多项国际标准的制定,多项提案被标准组采纳进入国际标准。

今天,谭耀龙和他的创业团队所研发的VDSL2芯片填补了国内产业的空白。

乘着制造业的东风一起成长

现在,政府为了支持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,成立了规模达1200亿元的国家级芯片产业扶持基金。业内普遍的共识是,有了国家队资金的护航,集成电路芯片的设备、设计、制造、封装企业均有望迎来高速发展。

谭耀龙认为,中国IC产业能起来的势头还是很强的。

“我不认为中国半导体企业在靠自己起来,实际上是依靠中国的整个制造业一起起来,靠着大量的生产和代工,因为生产和设备研发都放在国内了,也就意味着国内有更多的客户可以支撑。”

他很认同国家对半导体产业的布局,因为它是产业链的延伸,在现有制造业做的最强的地方,慢慢向外延伸。今天国内有这么多强大的系统设备制造来支撑,所以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能够成长起来。

创达特的固网芯片已经通过在华为、烽火、阿尔卡特朗讯、D-Link、同维等系统设备上的应用走向了全球市场,在国内VDSL 2芯片的出货量已经接近70%。目前VDSL 2 套片在整个全球的规模大概有八千万,他希望创达特在未来的三年时间里,每年能做三千万片左右,这样三年能实现一亿套片的目标,希望未来在全球能做到60%的市场份额。

谭耀龙相信国家对集成电路的支持能够促进产业发展,但是,“国家拨的这1200亿怎么花很关键,千万不能像以前一样再去撒种子了,今天所要做的就是要形成集团军作战。”

所谓的集团军作战,就是半导体产业上有不同方向的龙头企业进行整合,比如说做固网通信的,形成一个大的阵营,有的做平台,有的做产品,企业把技术和核心团队留住,不要进行重复性投资,只有这样,中国的IC产业才能真正做起来。

形成集团军作战,和垄断的意思完全不同。谭耀龙说,产业发展最怕的就是垄断,垄断就意味着损害创新,让产业失去活力和创造力。美国在这方面就做的非常好,他们很早就有意识的把很多大企业拆分了,包括航空业,通信业里AT&T的拆分是当年行业里最热烈的话题。

做半导体一定要持续投资,这是一个慢行业,做中国半导体产业是一个长期的目标,不能变成短期目标。当某个产业需要积累的时间越久,也就意味着你涉入的行业门槛越高,以后能保留住的可能性越大。突飞猛进,带来的是整个行业的浮躁,有可能重蹈光伏产业的覆辙。

今天的中国最怕的事情就是想到一件事,然后就希望它能马上就实现,这么打造产业的话,半导体产业也就被带浮躁了。谭耀龙感慨,中国真正有理想的人还是少,2012年以前从海外有一些回来的人,是实实在在想要把产业做起来的,不急功近利,踏踏实实的做,但整个社会会传递给他们很大的压力,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就得花很多时间去跟人说明,人家还不一定理解,总觉得你是在骗人,你自己也会变得很苦恼。

“我希望证明,我们中国人愿意积累,愿意沉淀,我们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民族,我们不愿意像蝗虫那样吃下一个产业,然后毁掉这个产业。我们更愿意像优雅的狮子那样去吃。”

专攻固网通信领域

在固网通信领域耕耘,虽说没有移动通信市场那样风风火火,但也经历了一些方向性的转变。前两年,光进铜退是国内宽带市场的一个主旋律,谭耀龙认为,运营商最早讲光进铜退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,当年DSL最多也就能提供100M、200M的速率,没有给出一个提速的将来,现在G.fast、Vectoring新铜线技术的成熟,可以提供上G的速率,让运营商能因地制宜利用现有的铜线资源。

毕竟FTTH新建小区做起来容易,老小区改造起来很难,再加上人工成本的上升、宽带应用的缺乏,使得前几年高歌猛进的运营商看到铜线资源还有再挖掘的潜力,现在广东的不少地市都已经在部署VDSL 2了,PON+DSL共存的状态预计会再持续五到十年。

如今,创达特在VDSL领域有着相当深厚的积累了。但谭耀龙强调,创达特并不是一家DSL公司,而是一家专注固网通信的专业平台,比如说同轴电缆、电线、跟以太网相连的这类行业市场,也包括智能家居通信所用的芯片,一些可以用在汽车通信上的芯片。另外,创达特在PLC市场,也有很多积累了,之前在做的一些项目已经进入实际的运营中,今年还通过与青岛东软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的合作,扩大了G.hn与HomePlug AV等PLC芯片的应用范围。

“我们是针对固网通信进行芯片设计的,这些是我们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竞争力。”

即使是专注固网通信,他也希望公司能成为固网通信方面的一个平台,和行业内的其他企业一起合作做一个项目,项目成功了,大家都能有收益,甚至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整合合并。

“我们现在已经不把公司当成一个简单的技术平台了,我们是产业链的一个有机组合,这个产业链有它自己独特的价值。”

创新机制让企业永葆活力

公司运营八年来,作为创始人,倾注了很多心血。如何让公司保持活动健康的发展下去,是谭耀龙一直在思考的课题。

“一个公司能不能做大做强,取决于公司能不能为员工提供一个很好的架构。我希望创达特最后能成为什么样的架构呢,比如说我们公司现在的人员素质相对都比较高,但是未来能不能留住这些人才,让他们相信公司能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,同时也能让任何想要创业的人才都能在公司内部创业成功,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,那么这家企业也就成功了。”

为此,他为公司设计了这样一个体制:

公司需要做某个新产品的话,则以产品立项成立项目组,并在内部招聘组长和组员,报名人数多的话,由公司里有技术有经验的资深员工进行评选。

项目组团队建成后,公司给这个小组留两个三年的时间,中间查看项目进度,如果达到原定计划,公司继续投资,最后产品做成上市以后,扣除掉前期投入成本,产生的利润公司抽取一个合理的提成,其他的由组长和组员分配。

当然既然是创业,项目组成员也需要承担像创业者那样的煎熬和痛苦,也就是说,项目组在做项目期间,只拿基本工资,奖金减半,如果产品做成功,获得分成;如果失败,损失了一半的奖金。

这样做产品,大家在工作时会觉得是为自己做事了,同时每个人出来做项目的时候,也会三思,因为做基层员工可以为过程负责,但是作为老大,就要为结果负责。这样一来,创达特就为公司每个人都提供了一个均等的机会,只要你有这个能力和魄力,公司会为每一个有心做事的人提供资源,让他们去完成梦想。

“我们采取这种机制让公司内部保持活力,我认为我们要让每个有能力的员工都带动起来,个人能干也只是少数的力量,只有把所有人都激励到,让他们相信公司会给他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,这样公司才能长久的成功,大大小小的产品立项,也能帮助我们在整个固网通信领域全面开花。”  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